2019年6月21日 星期五

圍堵警總是一著極錯的棋



看罷黃之鋒吹雞圍警總, 深嘆香港何止沒有政治人才, 連戰鬥人才也沒有 ..... 兩邊都是。只是香港人理性守法, 才沒闖出大禍來, 算是萬幸。


621 圍警總一役, 表面上看來一切和平, 不過背後深埋禍心, 實在又何必呢?


先講警察本身招來此 "剃眼眉" 的報復行為, 絕對是政治問題, 也是戰鬥思維的問題。只能用惡果自嘗來形容。


612那天, 本來沒有擴大武力清場的必要。因為在下午三時後, 要求行動升級的示威者只集中在立法會大樓, 而且武力有限, 其他人又不是一起來衝擊, 警隊武力防衛, 無可厚非。但一聲令下, 竟然就要全個金鐘清場, 連帶中信外面的和平示威區也被四面夾擊, 險釀慘案, 此事又是誰人的意思?


吳子兵法有教落:「凡兵之起者有五..... 一曰義兵。五者之數, 各有其道, 義必以禮服。正所謂, 合法殺人解決不了政治問題, 應對義兵必須要以禮相待, 現在明白古人用兵的思考深度沒有?


因此和平示威佔大部份的市民, 首先就不服, 在其後召集二百萬人616再示威, 卒之迫使政府停止修法。此事不止施政目的前功盡廢, 更引發建制派之間互相推卸割蓆, 為保選票, 各自發揮跳船功夫。此可謂一子錯, 滿盤皆落索。事已至此, 高官們竟然將責任全部往前線警員推卸, 警隊怨氣難消, 已經亳無懸念。建制派分裂、強硬立法不再, 連帶警員鬥志消散, 停止濫捕, 其實反對派是極好形勢才對。


不過到了621 那天, 情況又出現變化了。本來示威就是要迫使政府作出政治表態, 完全不關警隊的事。而事實上, 警察已按指示, 不打算進行任何武力清場行動, 也只是袖手旁觀。 從政治上的判斷來看, 政治問題,  終須要政治解決, 已經是大獲全勝。而要剃眼眉也好, 警察受制不能出手, 不一樣是繼續受氣嗎? 還可以怎樣? 況且國際調查接踵而來, 違法濫捕, 也必然會受到追究。律政司雖然無法宣之於口, offer no evidence 作為 plea bargain, 此事又可以請教打慣官司的大狀呀!  此等政治手段大可以和律政司閉門商議, 不必鬧大嘛。 警隊的麻煩本來就沒完沒了, 又何必再踩一腳?


意料不到的是, 黃之鋒忽然搶咪呼籲示威群眾由政總走去圍警總。這就麻煩了。既然已經可以直接對特首施壓, 又何必去找副手? 可以去找副手施壓, 又何必去找前線的卒仔? 講到底, 這種施壓根本就等同找卒仔出氣, 既解決不了問題, 也沒有增加談判籌碼, 算是怎樣的一著棋?


最終只是導致警隊與平民仇怨加深, 而並無任何分化瓦解的政治效果。正如政府向民間施壓, 民間結成更緊密同盟一樣。反過來看, 警隊被迫同舟共濟更團結, 又何嘗不是一樣? 此謂之政治水平問題。


再看戰鬥思維。警總裡面, 也有文職婦孺, 並非全部都是防暴隊; 而作為治安機構的一個綜合體, 功能繁多, 的確不宜圍攻。因此發動圍堵之前, 實在進迫的一方, 有沒有考慮過此事的社會和政治後果? 這個就是政治水平問題啊。


更加在圍堵過程當中, 犯下兵家大忌 - 沒有考慮 "圍師必闕" 這一個戰鬥選項!


何解? 就是圍城也得要放一條生路


留一條生路的效果, 除了送水送飯等人道物資不會被截斷之外, 更可讓老弱婦孺先行撤退, 這個可不止光環這麼簡單, 而是最起碼的人道條件! 示威群眾一直高舉道德旗幟, 這一種反人道的圍堵方式, 算是自摑乎?  最明顯的場景, 是正當談判專家出場的時候, 示威者本來可以名正言順提出訴求以及開出「圍堵條件」,但換來只是黃之鋒帶頭的一陣噓聲, 結果政治談判無從進行。這算是什麼打法? 兩陣交兵尚且不斬來使呀。


而留一條路的打法, 心理上也對被圍困者造成更大分化和壓力, 因為需要考慮是和是戰、誰去誰留等問題。反之一味圍堵, 被圍者沒有選擇, 結果全部變成一種團結立場, 死未.....


而此事更留下另一個心魔, 就是警隊上一致認為, 政府收回修法成命才是大錯...... 政府口講大和解, 固之然口是心非, 才變成割裂的惡果;但口講正義, 而並非以仁義待人, 又何嘗不是倒行逆施?  而主動埋下互相復仇的種子, 又算是什麼一種手段?



2019年6月12日 星期三

搞乜鬼趕班廢青去佔領中環?



 老實講, 所謂佔中九子真的很廢, 因為當年根本沒有辦法佔領中環, 結果只能在金鐘勉強交個差就算, 那當然是不可能成功啦。

而先提舊事:2014年佔中正式發動之前, 我已經詳細分析過,佔領中環:在技術上是不可能的事。因為中環實在太大、大多街道和接駁通道, 根本很難有足夠人力去作出有意義的佔領行為。所以佔中最終無功而還, 實屬正常到不得了。當中的詳細分析, 可以參考我的說明 (有地圖講解的呀)201467日《佔領中環:技術上不可行》https://alexstshiu.blogspot.com/2014/06/blog-post_4625.html

不過今時今日假如大家反過來看, 又會出現另一個「奇景」,而這個也是我題目所問的:搞乜鬼?  

因為既然中環很大、又是立體交通佈局、而且有很多四通八達的小路可以穿梭游走……那麼把廢青們被趕進去之後,可以如何捉返出來?  況且舊區舊樓, 很多根本沒有裝什麼天眼之類的設備呀。這和放虎歸山差不多了吧? 此奇景正好脗合廣州人一句名言:捉蟲! (全句其實是「捉蟲入屎忽」, 唔使解畫啦)

廢青們如果向海傍方向走的話, 最終就要背水而戰, 並無後路, 除非有船接應, 否則是死路一條。不過假如向山上方走向的話, 那又完全不同光景了。當年孫中山等人的秘密會社就是設在港大附近的舊區, 現在大家明白國父的心思細密吧? 朝廷鷹犬要抓人實在不易嘛。還可以就近跑上港大這個「反清四大寇」的老巢:香港大學! 而山後的小徑, 上可以通太平山, 横可以向西直達摩星嶺、向東直達黃泥涌還要是四處保育良好的山林野嶺, 城中少見噢。 要抓人? 真是談何容易。

不過當然現在設備精良的香港警察要佈防設崗的話, 也不是沒有可能。不過正如我先前的分析(不信的話請隨便自己核對地圖), 要在中環所有路口設崗, 實在是一件不可能任務嘛! 不信的話, 即管找街坊來研究一下 (而現在更加多了「社區導賞」這個營生玩意, 相信總有「地胆」可以提供一下令人頭腦清醒過來的良言。由中環向西延伸, 一直到堅尼地城, 全部都是百年舊區的横街小巷。而且又是老舊房屋商住不分, 更又有各式雜貨商店和貨倉, 要搜也不可能呀。廢青們只要在轉角一躲,換掉身上的「裝備, 白丁一名, 要搜又如何? 唔可以去港大溫書探同學、或者兼職討生活嗎? 路過都唔得? 拎住一本「舊城趣味遊」唔通你告我遊蕩? 各位自己執生啦。以前港大的私人宿舍例如《紫霞閣》之流…. (唔好俾個名呃到你, 實情係超級籠屋!) 假如還在舊區存在的話, 求其開放出來做防空洞, 警察又奈之如何? 私人地方唔俾開 party ?

至於警察們如果真的下了死決心、要把廢青們在中環 (一直到堅尼地城) 一網打盡, 那麼佔中九子就要叩頭感激也來不及了, 因為當年他們就是要堵塞中環這個國際金融和商業中心, 來迫使政府就範談判嘛。只不過, 由警察出手封鎖中環的話….. 各位中環街坊冇仇報呀!

試想像一下:在金鐘政總這些空曠地方放催淚彈, 那當然只有廢青們受害啦。不過試試在國金中心放催淚彈吖? 金管局多得你唔少呀! 假如中環真係出事, 咁我就要趁手買定期指做空軍沽神啦。香港金融中心地位, 世界排名第三、市值排名第七(亞洲排第三), 有什麼風吹草動, 世界金融危機都有份。上一次佔中, 其實金融界早就有指示, 安排好晒應變措施, 包括在其他營運中心操作而不需要在中環上班之類的。可見政府不可能沒有想過這層風險吧?  不過既然有想過.. 又真係搞乜鬼要趕班廢青入中環? 耐人尋味噢….

一係除非係咁 迫使廢青圍堵西環中聯辦, 到時解放軍就順理成章可以出動, 是否這個意思呀? 唔明呀。



2019年6月1日 星期六

續大東亞戰爭:從「文明衝突」看國際大勢的「大陸漂移」軌跡



整場大東亞戰爭, 其實都有一定的軌跡可尋。先前文章都提出「地殼變動」這個概念來分析國際大勢。今次從六四事件三十週年的某些現象, 再來說明一下由此呈現的國際政治「大陸漂移」軌跡。

昨日在FB 提到, 六四這件事, 為什麼台灣今年特別熱鬧? 隨即有很多回應, 都說是我搞錯, 台灣一直都有悼念活動云云。

首先要搞清楚, 我不是說台灣從來不理六四, 我是說「今年特別熱鬧」。而尤其是挑動到中共神經線, 是謂「台獨組織也來悼念六四」, 於是又來反問到底台灣人是不是中國人云云。這些就是我提及的「地殼變動過程之中不斷出現的地震海嘯」。

我的意見是:當年有人把六四定性為「中國人的愛國運動」, 絕對是政治手段上極為高明的「弭敵之計」。因為要是中國人自家內部的事,外人不得干涉。這一招和國共內戰時期的手段是一模一樣的。比較韓戰, 明明就是蘇聯撐腰打的代理人戰爭, 不過南北韓既有聯合國分治決議在先, 那麼就變成不是內戰、而是侵略戰爭。國共內戰和韓戰的結局是完全不一樣的。這個就是國際法之下, 內戰與侵略的分別。

這一個觀點上的轉變, 也不止是我看得出來, 就是台灣本身的媒體, 也能察覺得出來。例如台灣《經濟日報》的網上報導, 也是用「從民族情懷轉向捍衛人權」來作標題。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5603/3800404

這個轉變, 文章是這樣交代的,引述《華人民主書院》董事主席曾建元表示:

2000年首次政黨輪替後,本土意識抬頭,「大中國」國族認同感在台灣漸漸流失;但中共經濟實力也在這段時期崛起,過去聲援六四的統派人士漸漸朝北京當局靠攏,這一度使得「六四議題」在台灣乏人問津。

所謂「台獨也來搞六四」, 說穿了, 就是中共最怕的一件事:六四被認定為國際人權問題而不是中國的內政問題。這點正正就是「文明衝突」的論點。

其實全世界也是大概這個模樣。只是香港之前本來就沒有所謂「統獨」的路線問題, 而竟然也在本土運動之後出現了。而也是由於統獨的路線問題, 香港的悼念活動, 史無前例地出現了「學聯退席」的情況。當時就開始挑出了這樣一個路線矛盾:到底六四是不是一場「愛國運動」? 心水清的, 應該還記得, 《天安門母親》丁子霖, 也被「擺了上枱」、甚至被支聯會的發言人揶揄為「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之類的。時維2013, 正正就是「佔領中環前一年的敏感時刻。香港的統獨路線之爭, 也是由那個時點逐漸被推上高潮。

因此六四的「定性問題, 絕對不是一宗小事, 而是一宗國際大事。從這個角度去看, 才能理解國際社會和輿論這幾十年來, 到底是循什麼軌跡變化的。而剛好隨著各國三十年大限的「解密」時間, 六四這個問題, 來一個「大變身」也又是正常得不得了的事情了。各種高清復修、現場錄像等等, 你又真的以為純屬巧合乎?

 更又非常巧合地, 美國正在找中美鬥爭的「意識形態」支持點。隨即中美經濟衝突也逐漸被定性為「文明衝突」了。也又正好, 六四的當事之一:王丹, 也發表了同樣的言論, 謂「中美不是文明的衝突,中美競爭代表的是中共對文明的挑戰」。(見《香港01》報導:【六四三十】王丹:六四30年,不應只有政治、還有文化思考, 2019529)
 可見美國現在打的人權牌, 背後的確是一套文明衝突論的背景。不過不再是什麼文明優劣論, 那是十九世紀的事了, 各位小學雞請記得溫書啦。美國現在講的文明衝突論, 是建基於《人權宣言》那一套呀。還不又是回歸到「普世價值這件事嘛。
 就即使退一萬步, 假設是美國佬搞的小詭計, 又應如何理解它的影響?
 侵侵的主要聽眾其實不是中共噢, 因為反正中共就不會理你, 中國是禁止翻牆的, 講了也不會聽得到;而且中國全民向錢看, 管你什麼人權不人權。不過這個定性, 對歐美各地的親中勢力就大有影響了。這個才是重點嘛。須知各地的親中勢力, 都以所謂「開明左傾」為光環的。如今侵侵打出人權牌, 要各地左膠對中國的人權問題選邊站, 左膠們可以怎麼辦? 而也又是剛剛好, 德國接收了港獨份子做「人權難民」, 正中親中左膠的死穴。
 很明顯, 侵侵開出的條件是:親中與人權二擇其一。同樣地, 香港這邊的兩難是:愛國與人權二擇其一。地殼裂開了兩個板塊, 你想站到那一邊?
 這種板塊崩裂的地震後果如何不得而知, 不過香港最先要被震出歷史舞台的, 應該是支聯會了:因為兩邊都不是人。這個推斷沒有什麼主觀感情成份, 純粹從客觀科學分析的結論而已。
 而又很明顯, 香港的年青人反而是對這種國際大勢最為清醒和前瞻的, 請各位真的不要再用廢青來形容了。先前練乙錚先生被評為死硬派, 老是站在年青人那一邊, 看來他也沒有選錯邊, 這是從一個很簡單的生物學角度來理解的:物種的存活, 就是要看那一個選項的存活率要相對高一些。有些時候, 「主流不一定是最安全的, 很久以前, 做一條恐龍才是主流呀。
 至於抱殘守缺的支聯會將來如何定位? 要看他們自己的抉擇啦。起碼今年獲邀出席《奧斯陸人權論壇》的是何韻詩, 而她的主題是「我們不是中國人」。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