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8日 星期六

一場瘟疫豪賭, 林鄭贏晒

你即管唔服氣, 又試下可以點樣駁倒我先算啦。逐點同你計:
1.      林鄭是否知道是豪賭? 答案絕對肯定。正如某網誌老闆名句:假如俾一百題選擇題你答, 居然可以全部錯晒! 即係話根本唔係亂撞, 而係明知答案而故意答錯。 既然明知而固犯, 即係另有盤數啦。咁仲唔係豪賭? 又會係乜嘢? 例如:全世界都高價搶口罩, 居然可以官僚到「照規矩招標, 價低者得」…. 係真蠢定假蠢? 又或者全世界封關都係為咗截流, 冇人會俾幾日時間你「緩衝」一下啩? 緩衝即係叫你「狗衝」啫果然囉。
2.      豪賭之下: 林鄭原本都只係慨歎, 身邊得三萬個警察對佢效忠。一賭之下, 原來所有政府官員都對佢效忠! 翻盤贏足十萬人。醫管局高層直頭講到明會秋後算帳, 罷工當曠工、唔肯枉死即係專業失德 ! 咁都得? 得呀, 仲係啲醫護自己個工會去投票決定終止罷工呀。咁你話邊個贏晒? 事後封關呢下嘢, 同叫個強姦犯中出完先至戴套一樣。真係唔怪得林鄭忍唔住陰陰咀笑囉。原本已見端倪嘅民政事務處, 繼續同民選區議員鬥法, 連會議室都鎖埋唔俾你用, 等你成班友仔企街食風、仲要話係「冇會議記錄」拒絕承認會議結果。睇到未呀? 林鄭對公務員系統而家係絕對掌握, 而唔係得個講字。
3.      對賭摸底, 到底邊個怕攬炒:原來港豬怕死到震、而且蠢到痺。根本就冇「唔怕攬炒」呢回事! 擺明係陰招、係假新聞, 但係居然港豬信晒! 唔係講疫情, 係日用品呀。一聲話封關, 所有生活用品一掃而空, 即係咩意思呀? 即係洗腦成功囉。乜鬼嘢「香港冇咗中國唔得」, 竟然真係信到足。邊有人可以蠢成咁呀? 中國自己都唔夠米食啦, 況且香港啲米, 大部份係東南亞進口, 關中國乜鬼事呢吓? 咁嘅結果, 即係港豬好呃, 唔呃你就天誅地滅囉。咁嘅情況, 即係冇人會為咗民主自由同人權同你死過其實啲人連常識都。咁林鄭仲有乜嘢好驚呢?
4.      愛國盟友, 全部番晒埋位! 呢下先至緊要呀。先前一個二個, 講到中國就發晒火, 今次唔該留意一下, 尤其是大陸拎個「造謠八君子」招牌出嚟揚兩下, 原來全部人又係跪低晒當係死老豆咁朝拜。李卓仁仲帶埋班老飯民去搞公開悼念添。其實又同六四有乜唔同呢? 呢個所謂「道德光環」由一眾「愛港人士」拎住, 總之邊個「唔關心中國」「唔支持中國防疫」「唔團結香港抗疫」, 就係狼心狗肺、港人公敵 …. 諸如此類。而班黃絲醫護, 就中晒招嘞。一話不合作, 結果俾啲港豬鬧到狗血淋頭, 又話佢哋係逃兵乜乜物物。今次班藍屍真係興奮到呢
5.      樓價冇跌到。呢下就真係贏到開晒巷。其實又係迫咗建制陣營埋堆之嘛。之前沙士, 大家都唔知搞幾耐, 於是乎一眾地產大鱷要錢唔要貨, 盡快推出樓盤套現。結果出現咗麵包平過麵粉情況。邊個話呢個世界有自由市場呀? 當年順手殺埋個公營房屋政策, 明輸暗贏, 地主會各大族依然係全港首富, 你吹咩。當年嘅惡性循環、負資產就係咁嚟。而家睇準疫情唔會超過一年, 乘機反而叫停工地、終止供應。然後減租唔斬倉。於是乎只有極少數炒家離場, 但係整體樓市企到鑽石咁硬。所謂「等沙士價入貨變成春夢一場。於是乎預咗係:記得準時返工、繼續供樓。
咁你話啦, 林鄭仲唔係最大贏家? 反正佢又唔係要靠你港豬啲票嚟做特首嘅。只要面皮夠厚, 話之你死。而且全家攞晒英國護照, 鐵達尼沉船都係頭等艙同你拜拜先啦。
仲有, 而家係林鄭拎住逃生門條鎖匙, 北京出事, 中南海各人, 包括習大大在內, 都要靠香港做出逃後門。因為唔可以直接用私家飛機走人, 只可以香港落地再轉一個 "香港出發" 嘅飛行准證。到第三世界國家再變身上路。先前話三月會炒咗佢換人做特首。而家真係睇怕佢驚你有牙先奇呀。
至於香港人講咗咁耐話要抗爭到底, 又睇下呢樣瘟疫之後, 又有乜嘢發展囉。


2020年1月28日 星期二

中國瘟疫與動亂考




類似沙士的瘟疫, 在中國歷史上並不缺少, 歷代都有。但實在影響有多大? 會否造成皇朝傾覆? 這個問題, 2020年的春季忽然又冒了出來。

最早有系統記載分析的, 也許算是借黃帝之名而編輯春秋戰國驗方的《黃帝內經》吧, 而東漢張仲景的《傷寒論》才算是有名有姓, 詳論季節性疫症的著作。而魏晉又有比較明確的文字, 提到一場疫症可以死多少人。參考《曹丕, 與吳質書》, 提到「昔年疾疫, 親故多離()其災, 徐陳應劉, 一時俱逝。」建安二十二年, 有記載瘟疫流行, 建安七子, 全部都是高門仕族, 幾乎一次死光。而曹家是王族, 尚且「親故多離其災」。可見當年的疫疾, 殺傷力絕對不弱。而張仲景自己在《傷寒論》自序就這樣說明:余宗族素多,向餘二百。建安紀年以來,猶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傷寒十居其七。原來張仲景之所以專注分析傷寒, 正正就是這種季節性疫症殺了他的宗族大部份人, 十年不到, 二百多人的家族, 死了三分之二, 而當中死於傷寒的, 是十居其七。而張氏家族, 是高端人口, 也精通醫藥, 尚且如此, 一般老百姓景況如何, 又可能比這個更糟糕。

如此看來, 今時今日所謂致命肺炎, 應該比不上古代的殺傷力了。

不過這種殺傷力, 最初又似乎和皇朝命運關係不大。也許因為中國自古就有一種「天命」信仰, 要是皇帝「有道」而天下太平, 自然也會少瘟疫。而每當「天下無道」戰亂四起, 才會有瘟疫出現。這個唯心的因果次順, 似乎是倒過來的。也不奇怪, 因為中國古代, 人均壽命本來都不太長, 三四十歲左右吧,能活到七十歲的, 算是「古來稀」了。「韭菜」這東西, 也許是最好的寫照。既然本來就是粗生粗養, 反正人多人要是死多了, 只要有足夠人口存活下來, 過一陣子, 也又好像問題不大。

至隋唐時期, 都有記載大型瘟疫。不過都只是遍及部份地區。例如山東、河南等等, 當時人口比較集中的地區。反而宋朝的記載不多, 只是與蒙古交戰時期才多記載。元朝比較大型的疫症, 反而是黑死病。

古怪的是明朝。光是崇禎一朝, 十年之內, 竟然有記載大型疫症八起, 由山西向東橫掃, 北京城也受災嚴重。也有說法是西闖霸王之所以由西起兵向東挺進拿下北京, 沿途如摧枯拉朽, 正是由於有瘟疫開路。至此才有正式說法是傳染病足以覆滅皇朝。

明末名醫吳又可著《瘟疫論》, 正值此時在災區行醫。他所論述的症狀, 正正就和沙士差不多。此時他才提出:守古法不合新病。而據瘟疫論的分析:病由口鼻而 (呼吸道感染), 雖無 「病毒」的稱謂, 但實際就指出病毒性感染的具體徴狀。他稱之為「戾氣」。

到了清代, 又是回復到大約五至十年一場區域性瘟疫的節奏直至大規模城市建設開始, 死人的數字才見得嚇人。例如同治二年初 (1863), 上海發生疫症, 死亡人數超過二萬! 連帶傳播到江蘇省其他地方, 到大約六七月後才渡過高峰期。

有沒有留意, 這個比較準確的時間記錄, 正好和沙士的周期差不多!

而其後滿清皇朝受困擾較多的是鼠疫。香港開埠後, 也是以鼠疫為主要傳染病。1894年香港鼠疫爆發, 死亡二千多人, 三分之一人口逃難。幸好香港英國先進醫藥專家坐鎮, 很快就發展出一套現代化的防疫制度。香港和中國的「瘟疫歷史」才告一刀兩斷。直到, well, 香港重新成為中國之後囉。

可見, 各種大型疫症, 對於古老而人口龐大的中華帝國而言, 其實都不會發生覆滅性的影響; 反正人多命賤不過由瘟疫而造成的管理麻煩, 反而更有效解釋帝國的逐步解體, 正是由瘟疫造成的各地優先自保心態, 以致中央無力調動各地共同回應各種內憂外患。尤其在中央集權, 威權控制的社會環境之下, 一旦帝國中央的管治能力出現失效, 帝國出現崩潰式解體, 也又似乎相當合情合理了。

2019年11月16日 星期六

實在北京中央政府有幾重視香港區議會?



有朋友問起, 順手寫埋, 費事每次都要重複講多次 - 實在北京中央政府有幾重視香港區議會?

1.   民政事務署每年撥款三至四億俾區議會做「社區活動開支」, 所謂維穩費, 其實有好多係香港政府俾唔係中央俾

2.   區議員薪金同埋津貼, 每年支出二十幾億, 唔止養起全班議員, 仲養起埋成個社區嘅政治樁腳

3.   配合政府主導公共工程撥款, 例如元朗一條天橋, 閒閒地都使你17; 每個區都可以主導工程支出, 每年十八區起碼「分」咗過百億! 但係你要收粽地、拆僭建、起學校、起公園、起公屋.... 隨時阻你十年八年; 地主會」都做唔到嘅嘢, 區議會一力承担 - 有本事配合政府阻住地球轉呀。

4.   非常重要嘅形象同樁腳工程- 區議員係「直選產生」, 每次有乜鬼咨詢, 就係"民意"; 幾百個"民意代表" 開會只係循例, 日日夜夜就搏命做民間外交、主導社區溝通、主辦社區組織、影響業主立案法團 (齋計維修工程已經肥死你啦) .....


假如只係為咗 "唔好俾佢有認受性" 就同區選割蓆, 甚至仇視參選人, 中央真係多謝夾唔該囉。因為所有榮光歸於中央丫嘛, 哈哈哈。


而最近為咗撐區選, 中央會去到幾盡?


1.   解放軍出營, 為咗幫手掃街搞親民! 仲要入晒陶傑嘅數, 當正係佢教路
2.   地區組織出手, 發動 "街坊清路障", 要挽回地區中間民心
3.   曾鈺成咁啱俾外媒訪問, 將矛盾卸晒俾林鄭, 甚至將建制派劃分開強硬與開明, 繼續 sell 開明建制派俾選民去支持


至於反送中班示威者, 把口就話 各自爬山」, 但係一見到有人搶攻區議會陣地, 就屌到飛起。咁樣搞法, 個後果就不難想像:

1.      過咗區選, 就會由「民選代表」帶頭掃街 (其實係清路障), 「我要返工」、「俾番個和諧嘅香港我…. 然後又係帶埋啲七老八十嘅阿伯, 等你唔敢動粗, 一次出事, 死一個阿伯立即全城圍屌, 等你唔跪低唔得; 以得失球嚟計, 食硬你呀
2.      對住全世界嘅傳媒大聲講:全港大部份冇上街示威嘅市民, 其實都係企喺政府嗰邊! 示威者唔係「民意代表」! 睇下你班所謂「為民請命」嘅傻仔, 仲有乜嘢光環同認受性? 全世界都睇你有冇票嘛!
3.      發動大清算, 到時各大學校長、中學校長唔就範嘅, 就日日有街坊嚟指罵, 直到政府換校長為止。「家教會」有啲乜嘢家長主席, 大家心照啦, 假如唔係開槍幾乎打死人, 大家根本都唔會留意到呀。到時學生同老師冇咗學校保護, 會發生乜事? 唔使劃出腸啦啩, 等瞓街啦你班廢青。「放棄一代年青人」唔止係一句口號嘛。
4.      發動民心大清洗:「修復警民關係」,到時全城都會見到阿Sir Madam 同街坊攬頭攬頸, 然後啲老人家就做晒和事老, 「大家都係一家人, 要守望相助」, 然後啲廢青繼續去坐監、然後啲發現屍體事件就「唔好再追究」, 大家「和好如初」。

呢個情景, 你話係唔係好振奮人心呢?

劇本就係咁寫嘅, 會否如計劃演出, 定還是會有突然變化? 呢樣就要睇下香港人自己造化囉。條路自己揀, 仆街唔好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