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3日 星期六

《陳涉世家》禁了又如何?



據報中國教育部將《陳涉世家》一文剔出最新版初中語文教科書。隨即惹來不少評論,指所謂「與新時代價觀相左」是另一輪「玻璃心」現象云云。[1]

其實所謂什麼「新時代價觀」,省下千言萬語,還不又是一句「維穩」?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吧?中國歷代盡皆如此!因此所謂「信史」也者,到底也是信著個什麼?本身也是疑問而已。而對於今上要禁什麼、捧什麼,真是干卿底事?

先前不是還有出過其他「怪事」的嗎?例如岳飛被指是「挑起民族矛盾」,又或者袁崇煥被指成為「保抗普」的文化禁忌。中國歷史從來就是皇家御准西遊記。因此中國人這種生物,為了適者生存的自然法則,早就進化出一種「文化變色龍」的本領來。不論你要他認同什麼文化都是可以的,總之骨子裡就是另一套:活命要緊。

明乎此理,方才開始做什麼文化研究、歷史研究,會比較心平氣和一點。反正到了某一天,當「今上」不再是今上的時候,也又肯定會再來一次翻案風的了。慢則改朝換代、快則內部換人。止此而已。

要是真的要從客觀材料去研究歷史,只能從「考古發掘」入手。先前我都寫過不少有關秦朝的文章。那當然會被一些自命「熟讀中國歷史」的所謂文人冷嘲熱諷。不過寫到後來,全部都是引述最新考古事實的時候,全世界都噤聲了。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只是奇怪竟然怎麼仍會有人對「中史」這本宣傳小冊子死抱不放。

試想想,即使是所謂「信史」的部份,「商朝」的史實,其實都只是由周朝來寫。但事實上,商朝並非沒有事實可供對質,只就即使到了清朝末年,記載商朝史實的「甲骨」,仍然是被用來研磨用藥的「龍骨」呀!

甚至可以這麼說:一直到了「甲骨文」被確認為「中國信史」起步點那一刻,大家才會重新審視這個「信史是否能信」這個話題。而事實上,這個才只是個開端。

試想像一下:西周滅商,其實和中共革命一模一樣。

商朝最後那幾年,就是傾全國之力應付東面的大規模戰爭,周武王才有機會革命成功,由西面突襲商都一戰功成。而到底商紂王是自焚抑或被焚而死,誰說得準?至於後來「商遺民」的「反革命」戰爭,所為何事?又要再打多少年才能平定下來,又到底是那一個版本才是真實。到目前還是沒有定案的呀。要是日本仔不來攻打蔣介石,還會有孤懸海外的「中華民國在台灣」嗎?

而比較有趣的「史觀」也要到錢穆大師用西方新學觀點重寫中史才又有個「驚喜」,就是即使「史實」不變,只要改一個「史觀」,原來「西周封建」也可以理解為「軍事殖民」,那麼對於「殷頑民」的理解,又可以等同十九世紀的「民族主義抗殖運動」了吧?又有什何「反動」可言呢?

又是明乎此理,大家又可以多了解一點柏楊的「放火論」其實甚有意思。很明顯,商末那場戰爭,被焚的何止紂王這個敗軍之將,還有商王宮裡面六百多年的手寫文書!而現存能被找到的甲骨文,都是零碎散落在王宮遺址的田地裡。

歷史嘛,幾荒謬都有。








[1] 多維新聞,疑涉敏感題材 《陳涉世家》遭官方教科書 http://news.dwnews.com/china/big5/news/2019-02-22/60119752.html

2018年9月6日 星期四

中國搞邊科?係重建世界秩序呀



近日又有新聞不停嘲笑習大大在非洲「大撒幣」,為何不專心打好中美貿易戰?諸如此類的評論目不給。

不過外行只會看熱鬧,行(尤其如我是親眼見識過活動進行中的自己人)就會明白:習大大不是亂來。又或者補多一句:侵侵也不是亂來。甚至可以再再補充一句:陳浩天也不是亂來。

首先要了解一下:習大大的「非洲大撒幣」不是忽發奇想,而是繼續推進沿襲已久的「中國大外交」。尤其大家不要忽略了「南南合作」這一個「旋律」呀。

中國自從謀求入世(進入世界貿易組織)這一個想法之後,其實同時平行地在進行重建世界政治秩序的外交活動。

入世一事,在2000年成功得手,於是在經濟上確定了前途一片光明,資金、技術、市場,全部中門洞開,再無後顧之憂。於是就在2000年起推行「南南合作」[1],亦即「南半球、南美洲、南亞洲、南非洲」的戰略重心轉移;甚至在 2003年,成功推動聯合國作出決議,確立每年的《南南合作日》。

對於中共的「全球戰略大轉移」,由改革開放後的「韜光養晦」到提出「新型大國關係」[2],其實都是一脈相承的。由1997年回收香港,利用香港這個特殊國際地位做馬前卒,確立進入自由世界的缺口開始,中國是逐步深入和擴大在自由世界的活動空間。而「南南」這條路線,也正好配合當年金融風暴之後,發展中國家對西方資本主義的掠奪行為不滿而衍生出來的時代思潮。也正西方當時對中國一面倒的「看好」,於是乎才又有由聯合國「祝福」的《南南合作》國際外交平台出世。而中國的「新型大國關係」,就是打住「和平」旗號,進行「平行多邊合作」,分別與美國、俄羅斯、歐盟等傳統國際主勢力,進行表面上的「主權以下」的和平外交。這種「和平」外交,其實也切合當時各國「需要分担」各種小麻煩的心態。例如互聯網安全、聯合國維和任務、反恐戰爭、防疫工作金融穩定等等不一而足。中國除了派出維和軍隊進駐非洲之外(所謂防範海盜),更派出人員進駐諸如世界衛生組織(陳馮富珍)以及世界銀行(林毅夫)。

對於「南南」這條線,就更加是「重錘出擊」,尤其是後來浮出水面的「一帶一路」,其實就正好建基在「南南合作」的基礎之上。而到了「中國製造 2025」以及横空出世的《厲害了,我的國》,其實都不過是最終揭開面紗,不怕你看個夠而已。

一個部署和執行了二十年以上的全球大佈局,會是亂來嗎?

自從中國喊起「和平崛起」口號,當時早就有人指出:世上從來沒有和平的崛起這回事。你以為中國當時真的不知道嗎?也不可能相信列強會永遠白痴下去吧?因此中國大搞「西氣東輸」、石油儲備基地、甚至大建核電廠等等,都是在準備大型的長期國際對抗呀!

因此侵侵會出手進行反制,一點也不出奇。奇是奇在怎麼二十多年來美國都沒有出手而已。至於陳浩天,作為「皇帝的新衣」裡面那個口沒摭攔、惹人討厭的屁孩,其實對香港實際作用的描述,各位又以為是亂來嗎?那麼請問何志平是在搞什麼活動呀?美國是到現在才醒覺董建華的《中美交流基金會》,其實是未經註冊的政治說客組織嗎?又或者《孔子學院》和「會扯旗」的少林寺等等宗教組織,又是在搞文化推廣?

或者說穿了就沒有甚麼好玩的感覺,但是事情實在也是簡單得不能再簡單,也會造成不好玩的感覺。不過我也沒必要令到各位覺得好玩。事實其實很簡單:中國是不能不走這條路。當中沒有什麼高深的理論或者理想,只是一個很基本的「生存意識」而已。

中共、甚至中國,包括我們所理解的歷史中國、文化中國,其實都是建基於另一個時空的邏輯嘛。

現代世界的邏輯,是建基於美國獨立戰爭所依賴的人權思想,再在1789年法國大革命落實《人權宣言》而來。遲至1945年成立的聯合國所依據的《聯合國憲章》,都是一脈相承:普世價值的國家的權力,是「從下而上」,由人民所構建和授權而來。

反觀「中國」這個概念,包括其他生蕃小國、獨裁強國等等二十世紀之前的古代生命體⋯⋯ 權力從來都是「從上而下」,強加於人民而來。不論是基於革命熱誠或者私相授受,這兩個對立面,基本上就總結了世界形勢了。

中國不努力重建返回古代的世界秩序,難道可以在未來繼續存活嗎?

假如兩個只能活一個、而恐龍仍然在生的話,人類這玩意,才算是危害世界和平的害蟲吧?






[1] 可以留意一下維基點講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D%97%E5%8D%97%E5%90%88%E4%BD%9C

[2] 也不是秘密,看看維基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6%B0%E5%9E%8B%E5%9C%8B%E9%9A%9B%E9%97%9C%E4%BF%82

2018年9月4日 星期二

所謂港獨的問題



港獨思潮到底從何而來? 是否好像特區官員所講:是由社會滲透入校園的? 還是有其他來源? 搞不好過個來源的問題, 所有一切「排毒」的努力, 都只會是枉然, 這是常理吧?

而其實, 到這個「來源」澄清之後, 事實上能否真正得到解決? 這個問題才又更要命才對嘛, 治標與治本的矛盾噢。

港獨問題, 源自於「普世價值」。要是不承認這點, 才算是「諱疾忌醫」, 這個也又是常識了。

普世價值這回事, 也會有人否認是「自古以來」的, 這點嘛, 從歷史事實的角度來看, 不能算是錯。正如在美國南北戰爭之前, 所謂「奴隸」這回事, 也不是全然被否定的嘛。不過南北戰爭之後, 還有人會贊成世上可以有奴隸嗎? 開玩笑吧。

可見普世價值這回事, 也會隨著時間和人心的轉移而有所改變, 沒有所謂自古以來什麼什麼的。

而至於將來會變成怎麼樣, 我沒有意見; 不過在現今世界, 到底這個「普世價值」又是基於什麼標準來定呢? 別無其他, 就是在法國大革命當年所提出的《人權宣言》Déclaration des droits de l’homme et du citoyen  囉。就算到了聯合國成立當下, 所採納的《聯合國憲章》也是建基於相同的文本。何謂普世價值, 實在不必隨意猜測了。

不過看文字也不能只看字面, 因為真正要命的地方不在於最後如何演變成文字, 而是背後決定這種思維的邏輯與價值觀。只要有讀過政治史的, 也又不可能忽略了這個重要的哲學問題了:人權宣言, 其來源就是盧梭的《民約論》。而《民約論》的主旨, 就是「主權在民,政府是由人民所創制」。這一個最基本的立場。

從這一種價值觀所衍生出來的民權觀, 我先前也有不少文章寫過, 大家不妨再細看一下, 到底當中的個案, 是不是可以有挑剔的地方吧。我當時所引述的案例, 包括了:加拿大魁北克的獨立公投,直布羅陀英國與西班牙有關歸屬談判的公投,以及蘇格蘭的獨立公投。以上文章都在我的網誌有記錄。

對於上述各項公投個案, 重點都不在於是「通過」或者「不通過」,而是各國政府都必須予以確認它的結果, 亦即「人民才有權決定地方的從屬」這個才是重點嘛。即使是1992年確立歐洲統一的《馬城條約》也是必須經由各成員國的全民公投來確定的, 就算只說是形式主義也好, 這個程序是不能不走一趟的, 這個是政治上的「合法性」問題。

香港的港獨問題? 大家似乎都忘記了, 年青人在喊出這個口號之前, 是有叫喊過另一個口號的呀, 那時候的講法是「港人自決」, 政治訴求是「普選特首」。最後是因為政改無望、佔中也無望之後, 才由所謂「最激進」的一批學生提出「民族論」和「獨立論」的。要不是梁振英忽然努力去宣傳, 也未必可以成為一種反對小圈子政治的圖騰。而圖騰一旦形成, 要拆除就基本上不大可能的了。

凡事總有一個科學客觀的事實可以考證核實的, 就算隨便找個所謂「外國干預」的藉口, 也改變不了事實的本質。假如真的要找個外國鬼子來鞭屍, 那麼請去法國挖了盧梭的墳吧。



2018年8月11日 星期六

中國大分裂研究 - 上海篇



先前提到一個普遍現象,就是天朝由集權到分裂,必然模式是「外重輕」。尤其是當外面的世界發了重大變化之後,天朝一貫難改自我中心的「天下思維」,結果原本遠離帝國中心的邊疆由蠻方不毛之地、反而忽然變成領先受益於對外發展的地區。

上篇提到的雲南,由於遇上法國,正是如此。再之前提到的東北滿州國,遇日上明治維新的日本,也是如此。

今次講到上海,其實也是沿著相同的途徑發展。

一般人印象中的上海,就是「十里洋場,五光十色」。之不過從歷史材料中去發掘的話,其實也是近代才由一個爛泥灘填海填出來的新城市。而這種建設,又是在 1842年鴉片戰爭之後,滿清與大英帝國定《南京條約》、規定「五口通商」之後,由洋人建設起來的。上海在「開埠」之前,地位上只是一個隸屬於江蘇省松江府之下的一個小縣城。對於閉關鎖國的天朝來說,只是一個毫不起眼的不毛之地。而只有從「全球貿易」的角度來看,上海才有值得鬼佬霸佔的價值。

而上海的「租界」由來,也不是沒有法理基礎的。可以參考1845年,由滿清「上海道台」與英國領事所訂的《土地章程》,由中國人主動提出「華洋分治」從而確立了上海的「租界」管治模式。其後列強各國均採取相同手續,從滿清手上,逐步取得擴大的管治權,從而形成日後的「大上海」。

18551860年間,由於天平天國軍隊多番進攻上海,各國僑民聯手自衛,於是形成了完全自治的政治實體。到了八國聯軍事發、中國出現「東南自保」之後,滿清基本上已是陷於分裂狀態。在辛亥革命期間,中國更加進入無政府狀態,上海實際上是一個「各國租界聯合自治」的政治實體了。

所謂「外重內輕」這現象,在上海是非常明顯的。大家可以拿滿清的經濟數據自己比較一下就會一目了然。1904年上海證券交易所正式成立,到了1936年,中日戰爭爆發之前,上海經濟佔了中國總量的一半。而且上海的金融中心,其交易量和市值,全球排名第三,僅次於倫敦紐約,相比之下,東京不算什麼。

可見這種「外重內輕」是到達了一個怎樣的程度。而上海作為一個獨立的自治實體,也自然就順理成章了。

上海的滅亡,始於日本侵華,由汪精衛的「偽」國民政府接管;在戰後,蔣介石的「真」國民政府就乘機來「光復」。而到了民國跑路去了台灣,中共在1949年「解放」上海,那個曾經盛極一時的「東方明珠」才正式消亡。「大上海」的獨立存在和發展,足足持續了一百年。

上海和香港最大的分別,其實並不在於它的「上層建設」,而是在於上海從來沒有像香港一樣,在「主權」上從大清帝國之中被分割出去。而這點看似微小的分別,就有很不相同的結果了。

還記得我在電台上經常提醒大家的「次殖民地」理論嗎?

一個殖民地,是有宗主國保護和照顧的,因此會有所謂「民心認同」的向心力 (還記得印度聖雄甘地嗎?在提倡獨立之前,他的口號實際是「平權」one king one law);但次殖民地則沒有這種保護。

也正因如此,上海這個表面上看起來像是城邦的物體,實際上是沒有一個城邦的靈魂。起碼在文化上,所謂「上海人」和「香港人」的分別也正是如此。看看香港歷史,雖然在中共建國前,經濟地位不如上海,但各國來香港避難的難民,最終選擇以香港為家的,大有人在!這種「主體認同」才是真正將香港和上海清楚劃分的地方。上海人也會很自豪的強調自己是上海人;但一講到「歸屬」的問題,上海人立即變成「文化自戀」,只在文化層面上有獨立的地位,但事實上是一個完全沒有根的「浮城」。反而在港留根的各國僑民,都總能覺得自己就是「香港人」。

話雖如此,上海其實也不是沒有獨立的傾向。而這種情況,倒也是我開始寫中國大分裂之時想像不到的。2018718日,《上海民族黨》正式在美國紐約成立。而其宗旨是:反專制反大一統,滬人治滬、全盤西化。

這個口號的震撼地方在於:它體現了上海人一貫的「大上海文化」思維,就是當年所謂的「假洋鬼子」式的文化外觀;看來現在是名正言順地要做真洋鬼子了,要求全盤西化。反而反專制反一統,這個所謂獨立口號變成了次要,因為叫喊獨立,原本就是所有獨立運動的基本共通點;這個「全盤西化」才真過癮嘛。

基本上,這個口號上一次叫喊出來的時候,是胡適先生1929年在《中國今日的文化衝突》一文中正式提出。而當年胡適等先進人士所提出的全盤西化,還是有一個明確的客觀判斷的,胡適在1930年《介紹我自己的思想》一文中指出:我們必須承認我們自己百事不如人。不但物質上不如人、機械上不如人;並且政治、社會、道德上都不如人⋯⋯ 我們到今日還迷信不學無術可以統治國家,不肯低頭學人家治人富國的組織與方法,所以應當死心塌地的去學習人家。

看來上海人真的是基於這種「文化道德」的異見,來提出和胡適一樣的「全盤西化」要求了。

又或者事情可以這樣反過來看。其實上海一早就在搞全盤西化,君不見中共起家的老巢,其實就是上海。今日上海還保留了「一大會址」嘛。而共產黨原本就是全盤西化的產物。只不過推翻中國太成功,甚至上海幫如江澤民等,都已經在中共之內實行統治全中國,也才看不出上海那種和傳統中國格格不入的本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