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打壓港獨?越壓越獨就有


其實中國古有金句:防民之口,甚於防川。不過總有些冒認是中國人的人,就連最基本的中國歷史常識都沒有,還要爬上城頭、指罵踢爆事實的人不是中國人。結果也不難想像,就是當「冒牌中國人」變成「真中國人」的時候,本來的真中國人,就唯有不再肯認做中國人了,事實就是這麼簡單。之前也不就是有一班後金人冒認是中國人的嗎?結果出了個孫大砲老實不客氣的叫罵「驅除韃虜」囉。

最新統計又有數據參考啦,大家不用四處找。而更有趣的是,和其他調查對比一下,再看看趨勢,事實又是擺在眼前:「中國人」這回事,其實越來越沒有市場了。

最新統計是由新民黨做的,(2018年4月10 日發表) 大家沒有看錯呀:愛國愛黨新民黨呀。大家自己睇新聞啦:https://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301919&home=1

調查是由新聞黨找教育大學做的,對象是香港中學生。結果本來就不是甚麼意外,當中只有約三成青少年自認是「中國人」,不過負責操刀的呂大樂在問卷設計上就「一反傳統」,提出一個「身份排斥」的問題,就是「中國人和香港人的身份是否兼容」,這個就好玩了:有圖分享 (明報報導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80411/s00002/1523383404095)




這張圖有幾個有趣的地方: 勉強說成是模凌兩可「一半半」的,約佔1/3,表示「完全不可能兼容」的,佔了8.7%;好像不嚴重吧。但不要忘記「傾向」的問題才是重點,看清楚介乎「一半半以下」是什麼一回事。

其實整個圖表,都顯示一個「二分天下」的形勢,而不是呂大樂所講的「三極化」。硬要將中間的一堆數字獨立成為一條數,那當然就是呂大樂所說的「三極化」啦,之不過,假如由中間的「一半半」切開,將「排斥」與「不排斥」擺個陣出來,那麼請問左半圖與右半圖有什麼分別?答案還不寫在牆上嘛?實情是兩極化而不是三極化。

但更「頂癮」的還不止此,而是呂大樂在「背景」之中,提問了「認識中國」的問題。

之前所有愛國打手還不又是萬世輪迴的大合唱,話只要令到青少年多認識中國,矛盾就會自然消失嗎?呂大樂這一招就突破盲腸了。因為調查發現這些受訪對象有以下特徵:九成半有到訪內地、八成半懂得閱讀簡體字、近七成有使用微信等內地通信軟件。

換言之,港獨派的說法才正確:香港的青少年,是經過親身體驗的真實認識情況下,才發展出「排斥中國」這種意識來的。請大家起立為港獨之父梁振英鼓掌,因為要多得自由行,連只是留守香港圍爐取煖的港豬也見識到何謂「真。中國人」。

而再反過來看就更更更好玩了:從前香港一味鼓吹「民主回歸」的那一班飯民老屎忽,到底是否基於「不認識中國」才會發展出「不排斥中國」這種情緒來呢?相信這個要請呂大樂教授下一次「拾遺補漏」的跟進調查了啊。

講到「對比」的話題,其實港大民調一直都有注重看趨勢的跟進研究,不過就是沒有呂大樂咬的那麼準狠。港大民調極其量都只問中國身份認同,而並不敢提到研究「排斥中國」這一種另類的認同取態。

港大歷年的趨勢圖表如下:





當中的表態主要看「香港人/中國的香港人」以及「中國人/香港的中國人」這兩條主軸。還不明顯就是這個「兩極化」的佈局嗎?

而較為「刺耳」的陳述,就是整體走勢是「排中」的心態基本落地生根,而且已成為一半本港青少年的傾向。而且這種心態,是通過真實的個人接觸而加以確定的。假如按照目前的「愛國教育手段」繼續強推交流融合,後果如何不難想像,就是整個「後九七」的世代都會從「中國」這個意識主體之中剝離出去。

這個「排中」的選項,從前是幾乎沒有的,現在不止在極端一角出現,並且迅速漫延,即使硬生生地要講「三極化」,那還不是正如《三國演義》一樣「三分天下」嗎?那麼所謂的愛國教育又成功到那裡去了?明顯是越教越離心。所謂「打壓港獨」唯一見到的後果是越壓越獨。

對於新民黨而言,當然是注意力集中在所謂的「中間大多數」啦。這個取態和飯民千年不變的立場基本一樣。亦即所謂「不止要認識,還要正確地認識」才算嘛!政黨要撈政治本錢、更要爭取維穩費,現在有這個數據在手,可以清算一下其他人的愛國教育推動不力,最好由新民黨領軍來平亂云云了。

看來這個「打壓港獨」的市場越做越有,大家可以研究如何好好替中央花這筆維穩費了。




2018年4月6日 星期五

中共想打貿易戰爭? 咁等住解體囉



經常都在提醒大家:客觀事實不會因為人的主觀意願而作出改變。中國的先天劣勢亦然,勉強不來。而其中一樣最簡的事實就是: 中國必須依賴對外貿易來維持中共的政權穩定。而這個也是中共自己的所作所為而固定下來的。鄧平的高明之處,就是夠膽承認有這條活路可走,而習近平的大膽之處,就是認識到這條活路同時也必須要有另外一條出路。特朗普的流氓之處,就是看準這個死穴來加以阻撓、討價還價。中國要是不知死活,現在就來個螳臂擋車的回應,那就等如自挖墳墓、與人無尤了。

試想想鄧小平的開放政策,為什麼要說「不改革開放,就是死路一條?  因為中國的確是死過翻生嘛。在鄧小平宣布改革開放之前,中國跟著蘇聯走那條舊路早就到了盡頭。通過集權來強硬完成的集體化、計劃式公有經濟,早就破了產。而鄧小平對外活動,第一個拉攏的,就是美帝。他實在得非常準確。而美帝當時正要和蘇聯決一勝負,對中國主動親近,更加是求之不得。由此形成了一個良性循環,令中共的統治穩定下來。

這個良性循環是這樣的:由國優先在沿海地區開放勞動力密集型的工業,讓外商進來投資;再將產品傾銷到國外市場。這個部署一方面替中國的人口壓力找到出路,同時亦賺來外匯、以及拉動技術提升,更可以利用外匯進口糧食來解決如何養活十幾億中國人的難題。

在改革開放的過程中,外銷產品的檔次和增值越來越高,而中國也開始累積了研發自有產品的基礎。但這個表面風光的背後,一直存在一個心魔,就是時刻都要警愓「蘇聯式解體。這個也是鄧小平「經濟寬鬆、政治嚴控格局的由來。

這個良性循環的隱患是這樣的:中國對進口戰略資源依存度越來越高。首先是能源需求的增長,導致國家戰略石油儲備長期偏低。

中共政府言論都指中國的戰略石油儲備「不斷提升」。不過由總體的供求關係來看,這個結論不大可信,因為中國的石油生產和消耗量差距,從改革放開始就是大幅接闊。到了2008年,中國的石油儲備才不過10(按淨進口量的儲備功能計);在大規模加大油庫建設後,到了2016年,中國自誇已達到 50 天的進口量。據說目的是達到90天的儲備量。

即使是姑妄聽之,但「列強」的儲備又總是中國的倍數以上。即使是一個小日本,戰略石油儲備為世界之冠,有169天。試想像一下,要是中國對外開戰,必須要在一兩個月之內掃平所有對手,否則真的出現石油禁運的話,中國連一部車都開不了,更不用說什麼航空母艦了。即使是真打不成,光是石油短缺也可以拖垮中國的經濟。如此基礎弱的工業基礎,又能否有本事打貿易戰? 很可疑吧?
另外一種戰略資源,就是食物供應。

表面上,中國好像不會出現從前那種大飢荒的情況。因為市場上的貨架永遠好像堆得滿滿的,而中國即使最窮困的山區小填,也好像一切正常。不過這個不愁溫飽的假像,中國的領導人自己心裡有數。

按中國政府自己的統計,對於「食物自足率」都只有接近九成,看來問題仍然不大。不過假如我們從「食物鏈」的角度來看,情況就很不一樣。因為越是在供應鏈上游的物資,供應越是緊張。例如作為食用油、稙物蛋白質、澱粉以及動物飼料的原材料:大豆,對外依存度達到85%! 當中美國就佔了接近1/3。同期中國的玉米自足率雖然高,但也難以填補大豆的依存。由此薄弱基礎支撐起來的農業經濟,明顯是危如累卵吧。

而和食物生產息息相關的化肥,情況也是差不多。中國化肥使用量,佔全球35%,是美國和印度的總和。你沒看錯,中國使用的化肥比美國是倍數地多。雖然說是供應不缺,但效益却如此低下,這個情況,又是極度耐人尋味的。

與此同時,中國本身的金融也不能自主。首先第一個難題,就是債務壓力。中國的負債比例,其實高達GDP 的接近三倍。中國政府一直吹噓的「高存款率」基本上都是假像。因為銀行存款金額高,並不表示什麼東西。因為只要是負債比存款要高的話,也是負資產嘛。而中國經歷了大大小小的各種金融危機之後,最可靠的金融後盾,依然是香港! 中國的外來直接投資,排第一名的竟然是香港。錢當然不一定來自香港啦,但香港作為中國的金融窗口,這個地位就無從取代。而中國所有大型國企,都差不多全是來香港上市的。而人民幣希望爭取成為國際結算貨幣,其實也是要靠香港。因為境外儲存人民幣最多的地方,正正又是香港;而國際交易之中,其實也是主要由香港的人民幣資金池作為結算來源。

從以上各種重要戰略資源的對外依存情況來看,習近平強推「一帶一路」來企圖突這種對外依存的格局,也可算是一種合理的措施。不過中共一如既往地表現出極低效率、也全不尊重這些沿線國家的本土利益,而結果就是:來找乘機找著數的多,認真願意合作的少之又少。而中國的對外投資,更至被諷為「新殖民主義」;在爛帳越來越多的情況下,中國就變成處於極度尷尬的情況:要是繼續倒貼出去,突破的可能性就越來越低;如是不倒貼出去,認真來強制履約的話,又會被指責為新殖民主義。

美國不趁這個時勢來打劫,還待何時? 而更難得的是:美國看準了中共執政的僅餘合法性,其實就只有「國富民強」這個當年滿清百多年前提出的口號! 在避免涉嫌「喪權辱國」的前題下,習大習只能強硬地打「開口牌」了。到了真正談判的時候,還不又是死死地氣任美國佬宰割。

以上的分析,大家可以參考一下之前的報導:
《沒有定價權又何來經濟強國》http://alexstshiu.blogspot.hk/2015/11/blog-post_8.html
《中國「定價權」的大博奕》http://alexstshiu.blogspot.hk/2015/11/blog-post_10.html
《中國「定價權」的大博奕》續篇 http://alexstshiu.blogspot.hk/2015/11/blog-post_11.html
《中國定價權大博奕之水泥特稿》http://alexstshiu.blogspot.hk/2015/11/blog-post_98.html
《中國的商品定價權問題- 糧食篇》http://alexstshiu.blogspot.hk/2015/11/blog-post_18.html
《從定價權看金融,為什麼中國學不了香港的管理水平》http://alexstshiu.blogspot.hk/2015/11/blog-post_20.html




2018年3月22日 星期四

中國打貿易戰?想死冇人會阻你



順手睇埋到底「一帶一路」實在係想搞邊科。

一直都話:外行看熱鬧、行看門路。實在中美如果出現所謂「貿易戰」,雙方會發生什麼事?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嘛。有時真係唔使等你出手就知道後果會點。

先劇透一句:假如對家只要唔俾飯你食,你就一定好快餓死,請問咁樣會唔會打得成?下面嘅劇情發展就幾乎唔使估

大家表面睇到嘅,就係中美之間貿易額好高、因而推論雙方的「依存度」也很高。於是乎直線思維,就話:假如雙方打貿易戰、大家都會攬住死。

人唔笑狗都吠。因為貿易額是一回事,「貿易內容」才是重點嘛。因此在前題假設錯誤的情況下,往下推論的所謂攬炒根本就係廢話一句。因此侵侵冇講錯,美國同中國打貿易戰,唔使打都知道會「輕易勝出」。

中美之間的貿易容是什麼?中國就一早打「開口牌」、而美國的農業客(應該是替中國辦事的農業客)也異口同聲指 - 在中美貿易戰之中,美國的農夫受害最大。這個就是中美貿易的關鍵噢:中國眼裡看得最大的,就是農品。不過這個推理也是錯的,因為這只是「如果打得成」。不過只要大家有留意新聞,就明白美國的農產品對中國來說是什麼一回事。

而我就一早預報晒。唔該重溫一下,我在 2015年就在網誌寫好分析《中國的食物安全問題》(2015211日)[1]。侵侵有可能睇過都唔奇,所以真係出手好準。中國條件同美國打貿易戰。

中國的食物安全問題,不是會否食物中毒的問題,而係根本唔食。而中國所謂能自級自足嘅食物,成條食物鏈都係靠美國進口嘅穀物嚟撐起,例如大豆,唔係只用嚟整豆腐嘛,而係作為食用油來源、食物澱粉添加、同埋動物飼料呀。中國嘅土豪成日就話:老子大魚大肉,使乜同你捱麵包?唔該再諗諗:啲肉係點嚟呀?雞同豬都唔使食飼料乎?而麵包就更加唔好提啦,之唔係直接用美國小麥囉。

換言之,同美國打貿易戰,莫講話冇得再大魚大肉,直頭連麵包都冇得你捱呀。

中國的農業專家,一早就指出中國的「糧食自給率」一直都偏低,而「糧食進口依存度」則越來越高。而在我刊出文章之後,再睇中科院一年之後的文章,這個分析仍然冇變。而文章作者來自中科院的農村研究所。[2] 當中尤為明顯指出的,是「大豆自給率只有15.41% 」以及「大麥及產品自給率不到50%」。明乎當中的「食物鏈」關係,就會知道中國的所謂食物自給率,光看上層可能還頗好看,不過支撐整個食物鏈的底層,基本上就是全靠美國進口的大豆和小麥!

稍為有點頭腦的人都不會不知要及早防範這種會餓死的風險吧?因此鏡頭一轉,大家唔該睇清楚,到底「一帶一路」所為何事?又係大家只睇熱鬧唔睇門路囉。中國誓要打通歐亞通道,真正目的,係要確保食物同燃料供應!

先前都同大家講過啦:中國趁住烏克蘭同俄羅斯惡鬥,順手牽羊,由新疆建設兵團出手,2013年同烏克蘭最大嘅農業公司 KSG Agro簽咗50年糧食供應協議,佔用烏克蘭農地面積達到十萬公頃、最終目標係要達到面積三百萬公頃。而烏克蘭其實係全球小麥十大出產國之一。明白未? 一帶一路,沿路都係大量農業土地可以補充中國的糧食缺口呀。






[1] 《中國的食物安全問題》(2015211日)http://alexstshiu.blogspot.hk/2015/02/2013-3-12-1-95-300-1297-80-2-3-2014-7.html
[2] 張元紅《中國食物自給狀況與變化趨勢分析》2016620 http://rdi.cssn.cn/xzlt/201606/t20160620_3077320.shtml

2018年1月6日 星期六

中國積弱是否因為沒有打仗?


近月沒有時間執筆,跟不上自己寫開的大分裂研究。但是看到一些所謂軍事研究,笑得我人仰馬翻,不得不拿來和大家在2018年開心嘲笑一下、算是活動一下腹肌也好。

這些所謂研究,就是說:中國之所以在晚清近代跑輸給西方國家,主要就是因為「沒有戰爭」因而無法作出武力抗衡。簡而言之,大意是天朝威震天下、海內安定,沒有需要用到先進的武器云云。[1]

是嗎?那麼肯定是清朝的史官寫漏了、還是這位歐陽先生沒有看過?不過本人寫的鴉片戰爭系列他沒有看過倒是對肯定的了。[2] 皆因我看完了清史記載、再參考澳門以至西方歷史記載,都能看得出一個實況:就是遲至公元 1820年,滿清政府在南方海防方面,亦即後來西方進犯的重災區,實在是經常處於作戰狀態。

例如在1810年張保仔投誠之前,在「大嶼山海戰」一役,兩廣總督百齡對海盜張保仔作戰,是需要聯合由澳門引入的葡萄牙艦隊,雙方對陣是「千帆並舉、萬砲齊發」的景況。

百齡在招安張保仔後,派他統領滿清海軍開始「肅清南海」。當時張保仔所面對的,是盤據南海至越南一帶的「五色旗」海盜聯盟餘伙。又是擁有數千戰船、搞得西方商船焦頭爛額的勁旅。張保仔又是打了十年才完清理完畢。

史實就是:滿清起碼在南海疆域上,不止是經常打仗、甚至有國際聯合艦隊的協同海上作戰經驗、以及派遣遠洋艦隊的操作能力;在火力和技術上,完全不能用「落後」來形容!什麼天下太平? 他媽的狗屁不通吧。

我在文中也已指出、清史自己也寫得清楚,是所謂民族英雄林則徐一意孤行,在滿清最強海軍統領張保仔背上上一刀。在張保仔肅清海盜之後,才進行秋後算帳,令他死不瞑目、而遺嬬也被迫帶家人逃往澳門避難,最後鬱鬱而終。中國版本的「無敵艦隊」才會因此而瓦解、沒有進一步發展的機會。

歷史寫得很清楚,中國的所謂武備落後,完全是政治原因。正如柏楊所指的「窩裡兇」,誰人有實力就打倒誰。因而留得下來的,都沒有沙場實戰能力的狗官,不是殘民自肥就是自命清高;中國之所以不能打仗,完全不是什麼天下太平、無需動武云云。而是中國只懂窩裡鬥!





[1] 參考: 據報是看了一本書,由歐陽泰撰寫的《火藥時代》https://sobooks.tw/the-gunpowder-age-bookreview-1/
[2] 本人博客文章,鴉片戰爭系列二,http://alexstshiu.blogspot.hk/2014/05/blog-post_19.html